<span id="djflb"><big id="djflb"><thead id="djflb"></thead></big></span>
<sub id="djflb"></sub>

    <pre id="djflb"></pre>
    <video id="djflb"></video>

        <sub id="djflb"></sub>

          <th id="djflb"></th>

          <th id="djflb"></th>

          <track id="djflb"><form id="djflb"></form></track>

          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小馬拉動大車:司法所每年化解矛盾糾紛730多萬件

          2018年10月06日 20:16 來源:光明日報 參與互動 

            鄰里間鬧矛盾、被包工頭欠薪、沒錢打不起官司……都可以找司法所求助。雖然地兒不大、人不多,但遍布全國的4萬多個司法所,每年能為群眾提供法律服務達540萬人次——

            看司法所如何“小馬拉動大車”

            本報記者 靳昊

          圖為成都市郫都區司法局安德司法所進行視頻12348連線法律咨詢服務。榮飛攝/光明圖片
          圖為成都市郫都區司法局安德司法所進行視頻12348連線法律咨詢服務。榮飛攝/光明圖片

            【法眼觀天下】

            “司法所在哪里?”“不曉得。”

            “司法所是干什么的?”“不了解。”

            …………

            這是一段采訪視頻中,一位記者與基層群眾的對話。

            作為司法行政系統的最基層單位,司法所是推進基層法治建設的重要力量。然而,同公安派出所和派出法庭等機構比起來,一些群眾對司法所的職能、作用并不十分了解。

            “司法所工作底子薄、欠賬多、基礎差,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要實現司法所工作創新發展、換道超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9月中旬,全國首次司法所工作會議在四川成都召開,司法部部長傅政華在會上坦言。他同時強調,司法所是全面依法治國的基礎平臺,加強司法所工作“十分重要、十分緊迫”。

            那么,當前基層司法所都有哪些職能?存在何種短板?司法所又該如何“強筋健骨”,做到“小馬拉動大車”?帶著上述問題,記者在四川多地進行了采訪。

            1、人民調解是司法所的首要職責——全國司法所每年化解矛盾糾紛730多萬件

            【案例】綿陽某大廈經營公司拒絕支付277位業主上千萬元租金而引發糾紛。業主多次組織上百人,采取群體圍堵公司辦公場地、在大街上拉橫幅等方式維權。

            面對涉事公司的傲慢和業主的不信任,鄧啟貴帶領調解團隊,經過50余次耐心溝通協調,雙方趨于理性。鄧啟貴再次組織雙方代表調解。此時,個別業主代表為了施加壓力,煽動150余名業主來到調解現場,個別激動的業主還準備動粗。鄧啟貴一方面與業主溝通,穩定住業主情緒;一方面聯系派出所民警協助,控制了事態的發展。

            經過26個小時的艱難調解,雙方終于達成協議,糾紛成功化解。業主們為了表達感激之情,送來一面“公正無私,勤政為民”的錦旗。

            鄧啟貴,綿陽市涪城區司法局城北司法所所長。年過半百的他,被群眾親切地稱為“金牌調解員”“身邊的法律專家”。

            城北街道是綿陽市的傳統商業核心區。近年來,轄區內積累的企業改制、征地拆遷、房屋租賃等矛盾日趨增多。鄧啟貴沒有墨守成規,他創建了化解矛盾糾紛“四位一體”工作機制,成立了街道流動人民調解隊,到社區、企業、工地開展矛盾排查調處。同時,他將矛盾糾紛細分為婚姻家庭、征地拆遷等若干類,形成一個個“單方”,傳授給社區調解組織和調解員,確保有針對性地快速處理各類糾紛。

            去年5月,“鄧啟貴人民調解專家團隊”成立,這是綿陽市首個以個人名字命名的調解團隊。一年多來,團隊成功協助化解了臨園路東段社區公益用房移交糾紛、勇拓洋樓小區業委會換屆糾紛等60余件復雜糾紛,參與化解有重大影響的信訪、穩定案件30件,并多次舉辦專題研討和調解培訓會。

            “人民調解是司法所聯系干部群眾的橋梁,積極參與各類糾紛的化解,會極大提高司法所的社會影響力,贏得老百姓的信任與支持。”鄧啟貴深有感觸地說。

            “司法所職能很多,要把人民調解工作作為長期的中心工作和首要的職責任務,擺在第一位。”傅政華強調。據了解,近年來,全國司法所每年摸排糾紛線索270余萬條,指導人民調解組織和直接參與化解矛盾糾紛730多萬件,約占全國矛盾糾紛總量的84%,努力實現矛盾不上交,將矛盾糾紛化解在基層、吸附在當地。

            作為一名“老調解”,鄧啟貴直言不諱地說,當前人民調解個案補貼標準不明確,不少地方落實有困難。他建議,出臺個案補貼辦法,明確將補貼納入政府預算,實行以案定補。

           近年來各地大力開展規范化司法所創建工作。圖為經過規范化建設的成都市錦江區司法局鹽市口司法所。榮飛攝/光明圖片
          近年來各地大力開展規范化司法所創建工作。圖為經過規范化建設的成都市錦江區司法局鹽市口司法所。榮飛攝/光明圖片

            2、社區矯正、法律援助、基層公共法律服務等——司法所工作已擴展至9項主要職能

            【案例】成都市郫都區安德街道某村村民鐘某,因犯搶奪罪,被法院宣告緩刑,其本人要在社區接受矯正。

            安德司法所對鐘某實行手環定位,24小時全天候監管。同時,利用“大聯動微治理”平臺,不定期通知他到某一指定地點,通過監控探頭進行視頻點驗。經了解,鐘某搶奪財物的原因是在網上借貸欠下債務,無力償還。為避免其再次在網上借貸而發生違法犯罪行為,司法所工作人員多次上門進行心理與法治教育。目前,鐘某已從游手好閑的狀態中脫離出來,過上了自食其力的生活。

            社區矯正,很多人對此還有些陌生。2011年頒布的刑法修正案(八)和2012年修改的刑事訴訟法明確規定,對判處管制,宣告緩刑、假釋或暫予監外執行的罪犯依法實行社區矯正。此后,社區矯正的日常工作也落到了司法所頭上。

            “以前,司法所主要就是法制宣傳和人民調解兩項工作。近年來,司法所各項職能不斷豐富完善,尤其是社區矯正工作正式納入司法所職能后,感覺司法所工作責任更重了。”安德司法所所長李定宏說道。自2006年建所以來,李定宏就一直工作在安德司法所。刑滿釋放人員安置幫教、基層公共法律服務、街道法律顧問、人民陪審員資格審查……一共9項主要職能,讓李定宏的擔子一天天重了起來,他也逐漸練就了“十八般武藝”。

            從這位基層司法所所長身上,折射的是全國司法所在全面依法治國進程中所作出的努力與貢獻——

            全國司法所年均為基層黨委、政府提供法律建議20萬件(次),指導幫助制定村規民約24萬件;截至今年7月底,全國累計接收社區服刑人員402萬人,解除矯正332萬人,矯正期間再犯罪率約0.2%;截至今年6月底,全國已有2.8萬多個鄉鎮(街道)依托司法所等基層單位建成公共法律服務工作站;近年來,全國司法所年均為群眾提供法律服務540萬人次,受理法律援助初審案件30萬件。

            3、 1人所、無房所、基礎設施薄弱——司法所亟須“強筋健骨”

            【案例】從一間辦公室、一個“光桿司令”,到300余平方米的獨立辦公區域、4名工作人員,什邡市司法局元石司法所的變化,讓一度“叫苦連連”的所長張才德感到“很欣慰”。

            2000年,元石司法所組建。為了保證有足夠場地方便群眾辦事,2016年初,該所按照四川省級司法所規范化建設標準,設置了社區矯正宣告室、法律援助室、調解室等功能分區。今年上半年,元石司法所跨入“省級規范化司法所”的行列。

            元石司法所的蝶變是四川省開展司法所規范化建設的一個縮影。據了解,四川全省共有司法所4607個,占全國司法所總數的11%。2016年以前,四川司法所發展欠賬較多,其中,無房所占全國1/2,無人所占全國1/3。

            對此,四川省開展了史上最大規模的司法所陣地建設。不到兩年時間,基層司法所新增4191名工作人員,增長73.5%,解決了990個無房所、532個無人所問題,建成2866個規范所。

            此次全國司法所工作會議透露,截至目前,全國共有司法所40417個,已基本實現對基層鄉鎮、街道的覆蓋,共有專兼職工作人員12.6萬人。與此同時,會議也剖析了基層司法所建設中存在的問題——

            全國司法所所均工作人員只有3人,其中政法專項編制人員僅有1.4人;1人所近1.7萬個,還有1000多個所沒有任何工作人員;有的地方經費保障不到位,很多司法所業務用房年久失修;有的司法所業務裝備落后、基礎設施薄弱;個別省份司法所管理體制尚未理順。

            “提升司法行政工作整體水平,必須從基層司法所抓起,通過補短板、強弱項,使司法所強筋健骨,鉚足司法行政事業發展的后勁。”傅政華在會上強調。

            4、司法系統長期“頭重腳輕”——確保司法所工作不留空白

            伴隨著我國改革開放和民主法治建設進程,自上世紀80年代初開始,我國司法所發展主要經歷了從設立司法助理員、初設司法辦公室到正式設立司法所、司法所逐步邁上正規化4個階段。

            然而,長期以來,司法所的法律地位一直沒有明確。司法部日前經過調研論證,研究起草了《司法所條例(征求意見稿)》。關于司法所的性質任務,征求意見稿明確,司法所是司法行政機關最基層單位,是基層政權的重要組成部分,負責協調推進轄區內基層法治建設,統籌提供基層公共法律服務,維護基層社會和諧穩定。對于司法所“歸誰管”的問題,征求意見稿明確,司法所是縣級司法局的派出機構,實行縣級司法局和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雙重管理、以縣級司法局為主的管理體制。

            “長期以來,司法行政系統一直‘頭重腳輕’,越到基層越弱。”傅政華強調,要在鄉鎮(街道)調整、撤并過程中,堅持一鄉鎮(街道)一所的設置原則,進一步健全司法所組織機構。要結合各地實際情況,在各類開發區、試驗區、農林牧區等地方建立司法所,不斷擴大司法所組織網絡覆蓋面,確保司法所工作不留空白。

            “工作越來越重,要求越來越高。”不少參會代表對司法所人手不足的問題反映強烈。此次會議對寧夏部署縣級司法局工作人員下沉司法所的做法給予肯定,要求各地開展干部下沉工作。同時,會議還提出加大政府購買力度,為司法所配備從事人民調解、社區矯正等工作的輔助人員,充實司法所工作力量。

            (本報記者 靳昊)

          【編輯:張燕玲】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千亿娱乐
          <span id="djflb"><big id="djflb"><thead id="djflb"></thead></big></span>
          <sub id="djflb"></sub>

            <pre id="djflb"></pre>
            <video id="djflb"></video>

                <sub id="djflb"></sub>

                  <th id="djflb"></th>

                  <th id="djflb"></th>

                  <track id="djflb"><form id="djflb"></form></track>

                  <span id="djflb"><big id="djflb"><thead id="djflb"></thead></big></span>
                  <sub id="djflb"></sub>

                    <pre id="djflb"></pre>
                    <video id="djflb"></video>

                        <sub id="djflb"></sub>

                          <th id="djflb"></th>

                          <th id="djflb"></th>

                          <track id="djflb"><form id="djflb"></for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