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djflb"><big id="djflb"><thead id="djflb"></thead></big></span>
<sub id="djflb"></sub>

    <pre id="djflb"></pre>
    <video id="djflb"></video>

        <sub id="djflb"></sub>

          <th id="djflb"></th>

          <th id="djflb"></th>

          <track id="djflb"><form id="djflb"></form></track>

          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今天,我們距離攻克癌癥有多遠

          2018年10月04日 04:13 來源:文匯報 參與互動 

            美日兩位科學家因在腫瘤免疫研究領域的原創性成果摘得今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引發持續關注
            今天,我們距離攻克癌癥有多遠

            ■本報記者 李晨琰 首席記者 唐聞佳

            人類與腫瘤抗爭已逾百年,冷靜地說,階段性勝利并不多,免疫治療大概算一個。美國科學家詹姆斯·艾利森與日本科學家本庶佑因其在腫瘤免疫領域的原創發現,在10月1日摘得本年度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

            免疫治療開啟了腫瘤治療的第三次革命,具有劃時代意義。那么,當兩位科學家因免疫治療原創性研究摘得諾貝爾獎,我們距離治愈腫瘤還有多遠?

            免疫治療誕生一批“超級幸運者”

            科學家普遍認為腫瘤治療領域有三次革命,第一次是化療放療,針對腫瘤分化分裂;第二次是靶向治療,針對的是基因突變;第三次就是榮獲本次諾獎的免疫檢驗點,它針對的是免疫逃逸。

            美國科學家艾利森對一種充當免疫系統“剎車片”的蛋白質進行了研究,他認識到松開這一“剎車片”,可重新釋放人體免疫細胞攻擊腫瘤的潛力,并把這一基礎研究開發成了治療新方法。

            日本科學家本庶佑則發現了免疫細胞的一種蛋白PD-1,并證明這種蛋白充當了制動器的角色,但作用機制有所不同。基于這一發現的療法在對抗癌癥方面非常有效。

            兩位科學家的原創發現帶來了過去十年癌癥領域的一系列革命,隨著更多科學家的關注、參與,逐漸推動臨床出現了一系列振奮人心的成就。

            免疫療法之所以令人激動,主要在于:首先,它能治療已廣泛轉移的晚期癌癥,部分標準療法全部失敗的晚期癌癥患者,在使用免疫治療后取得了很好效果;其次,免疫療法有 “生存拖尾效應”。響應免疫療法的患者有很大機會高質量長期存活,這批曾被判死刑的晚期癌癥患者被稱為 “超級幸存者”。

            在黑色素瘤、肺癌、腎癌等患者中,免疫療法都制造出了一批“超級幸存者”,最初接受治療的一批患者很多已存活10年以上。這種“拖尾效應”是免疫治療藥物與化療或靶向藥物的最大區別。

            結構生物學家、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員葉盛表示,基于本庶佑發現的PD-1系統,一些廣譜抗癌藥物已獲批上市,效果非常好。這類藥物的作用方式和傳統抗癌藥物有著很大不同:傳統藥物通常直接作用于癌細胞,而抗體藥物針對的是PD-1或與之結合的 PD-L1,通過抗體與它們的結合,阻止這兩個蛋白相互識別結合,也就阻止了癌細胞對免疫T細胞的抑制作用。

            簡言之,免疫治療的邏輯是調動人體自身的免疫系統去抵御外敵。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腫瘤科主任王理偉教授說,以PD-1為代表的免疫抗癌藥物其最大特點是不分瘤種,在歐美國家已有近30%的患者從中獲益。

            要給正確的病人用正確的藥物

            不過就此認為免疫療法能戰勝腫瘤,還為時過早。專家表示,盡管免疫治療為腫瘤治療打開了一扇新大門,但每種方法都有其特定的臨床指征和適應癥,不存在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

            “目前,腫瘤免疫療法對實體瘤治療的有效率在10%至50%。”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腫瘤科張俊教授說,以肺癌為例,對PD-1免疫治療有反應的病人,有約50%的患者有長期生存的機會,但對所有未經篩選的病人,生存期只平均延長了三個月。

            張俊提到,負性調節因子確實對腫瘤治療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不代表免疫治療可以作為普適性治療方式。目前,美國食藥監局 (FDA)批準的PD-1單抗藥物主要針對的是錯配基因修復缺失的實體瘤病人。

            整體而言,免疫療法的副作用小于傳統化療和靶向藥物。但有5%至10%的患者可能會出現較嚴重的免疫相關反應,如甲狀腺炎癥、免疫性肺炎、免疫性腸炎、免疫性肝炎甚至免疫性心肌炎,這些問題如發現不及時,亦可能致命。因此,也有科研人員提醒,隨著免疫療法的流行,基層醫生應熟悉免疫療法副作用的處理,這至關重要。

            “從這個角度而言,我們需要在正確的時間給正確的病人用正確的藥物。”張俊表示,通過篩選生物標記物幫助病人選擇最適合的治療方案,十分關鍵。

            提高有效率是下一步研究重點

            如果把腫瘤比喻成一幅拼圖的話,現在人類可能已拼出了這幅圖的六七成框架,但中間還有很多未解之謎。只有把“腫瘤形成—轉移—發展”這張拼圖拼接完整,才能最終找到治愈腫瘤的突破點。

            免疫治療有其特定的方法和適應癥,需更多精準醫療和免疫治療的臨床試驗數據來闡明。2015年被稱為 “免疫治療元年”,尚有大量臨床數據還未獲得。

            比如,目前已有研究發現,在絕大多數實體瘤患者中,單獨使用PD-1抑制劑的有效率其實并不高,在10%至25%左右。如何提高免疫療法的有效率,是下一步研究的重中之重。

            也有研究認為,免疫治療可能需要研究與化療、放療、靶向治療等腫瘤治療方式的聯合應用。一劑式的腫瘤解決方案堪稱 “神藥”,但似乎并不現實。如何聯合用藥,也是科學家的下一個課題。

            本年度諾貝爾獎獲得者所開辟的腫瘤治療新方向,為不少在死亡邊緣線上掙扎的患者爭取到了 “加時”。這段 “加時”可能只有幾個月,卻可能成全一生的心愿,人類的醫學文明何嘗不就是從這幾個月、幾個月的延長與努力中獲得進步的呢。可以肯定的是,在努力把癌癥變成慢性病的路上,諾貝爾獎遠不是終點。

          【編輯:陳海峰】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千亿娱乐
          <span id="djflb"><big id="djflb"><thead id="djflb"></thead></big></span>
          <sub id="djflb"></sub>

            <pre id="djflb"></pre>
            <video id="djflb"></video>

                <sub id="djflb"></sub>

                  <th id="djflb"></th>

                  <th id="djflb"></th>

                  <track id="djflb"><form id="djflb"></form></track>

                  <span id="djflb"><big id="djflb"><thead id="djflb"></thead></big></span>
                  <sub id="djflb"></sub>

                    <pre id="djflb"></pre>
                    <video id="djflb"></video>

                        <sub id="djflb"></sub>

                          <th id="djflb"></th>

                          <th id="djflb"></th>

                          <track id="djflb"><form id="djflb"></form></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