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djflb"><big id="djflb"><thead id="djflb"></thead></big></span>
<sub id="djflb"></sub>

    <pre id="djflb"></pre>
    <video id="djflb"></video>

        <sub id="djflb"></sub>

          <th id="djflb"></th>

          <th id="djflb"></th>

          <track id="djflb"><form id="djflb"></form></track>

          首頁| 滾動| 國內| 國際| 軍事| 社會| 財經| 產經| 房產| 金融| 證券| 汽車| I T| 能源| 港澳| 臺灣| 華人| 僑網| 經緯
          English| 圖片| 視頻| 直播| 娛樂| 體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視界| 演出| 專題| 理論| 新媒體| 供稿

          孔祥楷:中國大陸最后的“奉祀官”

          2018年10月05日 13:40 來源:中國新聞網 參與互動 
          孔祥楷:中國大陸最后的“奉祀官”
              孔子七十五世嫡長孫孔祥楷。 許軍 攝

            中新網衢州10月5日電(記者 周禹龍)生活在浙江衢州的孔子七十五世嫡長孫,孔祥楷,成了中國大陸最后的“奉祀官”。

            近十幾年來,每年孔子誕辰,山東曲阜、臺北、浙江衢州,都會同時舉行祭孔典禮。三者區別在于,有廟沒有人,有人沒有廟,有廟又有人。

            1938年,孔祥楷生于衢州,小小年紀,就繼任為“大成至圣先師南宗奉祀官”。但祖輩父輩都沒逼著他讀背《論語》等儒家經典。

          孔氏南宗家廟。 許軍 攝
          孔氏南宗家廟。 許軍 攝

            孔祥楷所就讀小學,雖頂著孔子的字號,卻也只教國文、數學、美術、音樂……

            無人相逼,也沒有傳承孔氏南宗文化的自覺,孔祥楷一有機會,便會和小伙伴們一起踏水坑、捉蜜蜂。小學同學程祖德回憶說:“孔祥楷樂于和同學相處,家境與身份雖然特殊,卻從沒擺過架子。”

            這樣平靜的生活,一直持續到1989年。那時,孔祥楷到山東出差,第一次參觀曲阜孔廟后,晚上失眠了。

            在對北孔孔廟、孔林充滿贊嘆、敬畏之余,孔祥楷不免觸景生情——南宗家廟今如何?

            1993年,孔祥楷終于不用暗自感慨。他調回衢州,“奉命”弘揚儒家文化。

            孔祥楷對于先祖思想的研究,正式開始。幾年后,他又開始籌劃新中國成立后孔氏南宗家廟最盛大的活動——祭孔。

            祭孔,該如何祭?山東曲阜的祭孔典禮,自1984年恢復以來,主要程序等,都參照古法設計。臺北祭孔典禮,則依“三獻古禮”,包括啟扉、瘞毛血等37道儀式程序。

            并不是為了刻意“特立獨行”,在商討如何籌辦時,孔祥楷反復強調一個問題:“清朝人肯定不會用明朝人的方式祭孔,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祭祀的方式。”

            2004年9月28日,當地重啟南宗祭孔典禮。參與南宗祭典的人員,一律穿現代人的服裝,行現代人的禮儀,整個禮程不到40分鐘。

            自此,每年孔子誕辰,孔氏南宗家廟都會舉辦平民化祭孔典禮。參祭的主體,面向鄉村教師、白衣天使、殘障學生、環衛工人等不同群體。

            “孔夫子不是我個人的,也不是衢州的,他是社會的、人民的。”孔祥楷的行動就是想要告訴大家:儒家文化向全球敞開,沒有門檻。

            針對這些改革,美國學者司馬黛蘭還代表海外儒學界專門致信孔祥楷:“你們排除了華麗的服飾和舞蹈,刪去了孔子牌位上‘神位’二字,堪稱大手筆。孔子是人,不是神!現在是還孔子人本位的時候了。”

            潛移默化下,當時就讀高中的學生姚靖雯,都明白了什么是孔子。她深有感觸后,寫下這樣一段文字:“今天,當我們回到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以‘人’的眼光去審視另一個普通生命的時候,發現孔子真的是一個‘人’,與我們一樣有著自己的責任,經歷著自己的苦難。”

            除了中國人,隨著孔子走下神壇,不少外國人也是紛至沓來,前來中國求學正宗儒家文化。

            法國人威廉姆說,那時孔子對他來說,只是一個來自遙遠中國的文化象征和符號,直到接觸了漢語,他發覺神秘的東方對他有了更大吸引,“現在,孔子也是我的偶像了。”

            面對巨大成績,今年80歲的孔祥楷顯得隨心所欲,但卻從來不逾矩。他說,“我現在不歸誰管,也沒人對我有任何要求,但是我不敢出錯,一點錯也不敢出。”(完)

          【編輯:姜雨薇】

          >文化新聞精選: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千亿娱乐
          <span id="djflb"><big id="djflb"><thead id="djflb"></thead></big></span>
          <sub id="djflb"></sub>

            <pre id="djflb"></pre>
            <video id="djflb"></video>

                <sub id="djflb"></sub>

                  <th id="djflb"></th>

                  <th id="djflb"></th>

                  <track id="djflb"><form id="djflb"></form></track>

                  <span id="djflb"><big id="djflb"><thead id="djflb"></thead></big></span>
                  <sub id="djflb"></sub>

                    <pre id="djflb"></pre>
                    <video id="djflb"></video>

                        <sub id="djflb"></sub>

                          <th id="djflb"></th>

                          <th id="djflb"></th>

                          <track id="djflb"><form id="djflb"></form></track>